bs112233com:美国费城炼油厂爆炸

文章来源:好课网    发布时间: 2019年12月09日 08:04  阅读:9888  【字号:  】

叮零零,叮零零,------起床了,再不起床都要迟到了。我的闹钟响了,我起床,吃过早餐,奔向学校----

bs112233com

嘿!大家好,我是你们的电视叔叔,在我的身体上有许许多多的知识,而且可以教你们唱歌、跳舞......

记得有一次数学考试,卷子一发下来,我拿起笔就开始唰唰唰的写,不到20分钟,我就写完了试卷。浑然不知,错误已悄悄爬上了我的试卷,心想:这次试卷这么简单,我肯定能考100分。谁知,卷子一发下来,才90分,我难过级了。就这样,100分白白溜走了。从此以后,我再也不敢粗心了。

记不清是星期几了,只记得那是个中午。我放学回家的路上的那条公路,不知为什么围了很多人,好奇心驱使着我挤了过去。人群中间,躺着一位老奶奶。看样子好像已经昏死过去了,右手手心和头发上残留着鲜血,旁边的地上也有。路边停着一辆出租电动车,电动车的车轮底下压着一辆自行车。好像是电动车撞上了自行车,把自行车压在了车轮下面,骑自行车的老奶奶从自行车上摔了下来,头磕到了地上,然后昏了过去。我看到这一幕的时候,吓了一跳,听到旁边有人说,已经交了救护车,并且报了警。我才从惊吓中回过神来,不过,为什么救护车还不来呢?真是急死人了。我在原地逗留了一会儿,想起我还要回家,便回去了。下午上学的时候,我看到公路上的血迹被垫上了卫生纸,有几个警察正在询问情况。不知老奶奶怎么样了。我想:公路上的车川流不息,而从社区到学校必须要经过这条马路,年龄大的人还好,但是小孩就要有家长带领着过马路,不然是很容易出事故的。我希望学校或者社区可以做一些措施来避免这些事故的发生。

我终究还是要回家,面对妈妈,面对现实。我回来了。妈妈显然在等我,她掀了掀嘴唇,却最终只说了句:写作业去吧!我怎能不明白妈妈的欲言又止?我不禁在心中苦笑,从什么时候开始,我和妈妈之间的对话已经淡漠于此了。我听话地回房间写作业,却在关上门的一瞬间,解下了伪装。现在的我终究无法保持微笑。大人们说我是一个好孩子,听话又乖巧。而实际上,我只是用沉默表达我的叛逆罢了。

朋友对我很关心,才会让我至今仍把那口罩视为与众不同的礼物。口罩虽轻、虽小,但这里边却满满地装进了朋友对我的关爱,满满地装进了我和朋友浓浓的、甜甜的友情。

梦想一旦付诸行动就会变得真实可感。如果梦想是一道城墙,那么行动就是助我们攀爬的梯子;如果行动是一条宽敞的大道,那么梦想就是大道尽头的美丽花园。




(责任编辑:少劲松)